你的位置:合肥瑶海区锐松网络技术信息咨询服务部 > 服务项目 >

古广明:中国足球必须理性发展 留洋要用实力说话

  记者王伟、实习记者郑耀林报道 广州人把“故事”称为“古仔”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广州人口中的“古仔”,有了另一层含义——古广明的昵称。他20岁进国家队,28岁加盟德乙达姆施塔特,成为首位在欧洲职业联赛立足的中国球员。

  近日,古广明从德国返回广州,在接受本报专访时,已旅居德国36年的他,对中国足球依旧非常关注。

  ◆《足球》:这次回国,您近距离关注了一下中国足球的发展,无论是中国足球还是广东足球,都逐步将重心转移到青少年上来,在青训上,你有哪些心得?

  古广明:我觉得,中国足球真正想提高的话,一定要从青少年抓起。经过10年或20年,才有可能走向世界。从实际角度说,如果基层普及搞不好,等于没有好的苗子,也就没机会选出拔尖球员——青训没有尖子,也就培养不出好的职业球员。

  ◆你到肇庆看了一场中国青少年足球锦标赛的决赛,对比德国同龄队员,有什么感受?

  和德国同龄小孩有一定的差距,主要是基本功上。我看的那场比赛,进攻成功率很低,说明基础有差距。中国足球真的想上去的话,一定要把最基本的东西练好。除了基本功,还要发掘有技术特点的球员,注重培养尖子。

  ◆怎么培养呢?

  要看教练,训练的方法很关键,像我们那个时代,练一对一过人的时候,当时国家队的苏(永舜)指导、年(维泗)指导都是专门找一个后卫陪我们练,一次不行就两次,两次不行就三次,天天这样练,百次千次后就会逐渐熟练,在比赛中就能运用起来,不会变形。实际上,这个经验都是从实践中得来的,要真正的锤炼,当年,我们在场上过人不是想象出来的,是在训练和比赛中一对一练出来的。

  所以,我们现在的年轻队员也要这样,在球感上,可以模仿一些带球的动作,慢慢就会练出来。

  ◆现在,国内足球将重心转移到青少年,你有哪些思考?

  我觉得,首先要把青少年足球培训组织好,另外是教练员培训,要做精英班,一层一层往上培养,形成青少年培训的金字塔模式。而且要有长远计划并按此一步一步走下去,不能说今年做了明年就不做了,一定要有一个20年或者30年的计划。发展足球,必须要有长远的眼光,从青年到成年一级一级接上去,这样才能长盛不衰。

  至于规划,很关键,对于一个俱乐部或者一个城市来讲,每个年龄段最少有3到4支队,欧洲的俱乐部梯队一个年龄段最少3个队,比如说8岁这个年龄段,精英队内有90个到100个队员,等于从广州踢得最好的孩子中选出来90到100个队员,这100个小孩,将来可能有一大部分可以进专业队。据我了解,国内梯队可能有2支同龄的,超过3支的不多,如果有90到100个,可选的苗子就多了,将来成才的自然也就多了。

  ◆德国有哪些好的理念和好的方式方法呢?

  国内基层教练要多出去学习,不能总在家里用自己的方法,其实,现在世界足球发展很快,他们的踢法、模式每年都不一样。很多基层教练只是观看电视上的比赛直播,但怎么去练,比如跑位和基本的战术,通过电视是看不出来的,所以,我觉得国内的教练要出去学习,而且时间要长一点,这样,学到的东西更多,将来回来还可以带当地的教练,把心得传授给他们。

  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德国,日本、韩国、越南经常派教练到德国等欧洲足球发达地区进行长时间的学习,我认为,这样可以真正了解欧洲足球,包括核心的东西,如果只去一两个月,是看不到精髓的,所以,我们可以让基层教练到欧洲高水平足球国家进行较长时间学习,也可以请一些比较好的外教过来讲课,加深基层教练、职业教练对足球的认识,教练整体水平上来了,青少年的足球水平也会提高。

  ◆《足球》:之前的一些洲际比赛,无论是青少年还是成年比赛,如果是三天两赛,我们经常有队员抽筋,对此,你怎么看?

  古广明:这涉及到训练的问题,欧洲球队的训练强度和密度都很大,国内球队训练,能否达到欧洲那种强度,我不敢说。我在德国时,会经常观看当地球队的训练,他们训练时间未必很长,但强度、密度非常大。比如,欧洲各级别比赛,进攻往返速度很快,如果训练达不到要求,比赛中根本踢不出高水平,也跟不上节奏。现在,无论是中国的青少年或成年队,训练的强度、密度可能都未必能达到比赛要求。

  ◆国足主帅扬科维奇说过,目前中国队员不适应三天两赛,他也在想办法让队员们适应,那么,联赛赛程多增加这样的安排,你觉得怎么样?

  无法适应三天两赛,首先是队员体能应付不过来。其实,加强联赛密度,对球员会有帮助。但有一个问题,如果平常训练强度、密度跟不上的话,三天两赛很容易受伤,还是要看训练,平常要提高强度和密度。

  所以,我们要注重平常训练,这个很关键,如果平常训练超出90分钟比赛的训练量,到了比赛的时候,可能就轻松了。

  ◆扬科维奇在广州训练的时候,每堂训练课不超过75分钟,他更关注体脂率,如果超过一定数值,是达不到他的训练要求的,你怎样看?

  国外教练为提高队员的奔跑能力或者身体素质,很多是利用5打5、6打6或者3打3,往返的速度很快。球员如果达到了教练要求,强度是非常大的,比如,2打2或者3打3的时间大概5分钟,活动的距离不是很大,但密度很快,强度很大,这样训练的话,对球员的奔跑能力有直接影响。体脂率是一个数据方面的要求。

  ◆对于青少年足球,你觉得哪些细节急需提高?

  我觉得,首先要把基础打好,小球员的动作,一定要规范,这是教练要做的,要让队员们知道,什么动作和技术是合理的,比如怎样停球、传球,一定要让他们理解。现在,很多小孩训练时停球和传球的时机不是特别合理,对进攻会造成影响。此外,很多孩子对战术、跑位理解不到位,所以,基层教练要结合实际情况告诉孩子们,要让他们有这个概念。教练首先要对足球有清楚的理解,这样才能更好的教给孩子们。

  ◆扬科维奇训练时练习了如何从传接球直接演变进攻的技术,这个连贯的动作就是一种意识,而基本功决定了这些,对吗?

  这就是我强调的,一定要把基本功练好,如果不好的话,传球不好,失误太多,进攻时两三脚球就丢了,根本打不出配合。为什么国家队教练要练传球的连贯性,他的用意就是运动中传球要准,当然,要求基本功过硬,传球的过程中不能有失误。

  比如,梅西的绝对速度并不快,但他脑子很聪明,转身和爆发力非常强。还有,一般国外的教练,对小孩有一个要求:在场上可以即兴发挥。有些东西,教练未必能教,场上的应变能力,要靠自己的反应。

  其实,足球运动员,上一秒意识是为下一秒做准备,传球的人要尽量传到接球者的启动脚上,这样,接球后马上就可以转化成进攻,当守方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形成进攻。

  现代足球强调速度,对球员要求很高,所以,一定要培养好孩子们这些意识,日本球员这方面很好,他们可以将球快速运转起来,因为慢的话,防守球员全都回来了,就很困难,这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。

  ◆《足球》:日本有很多球员在德甲踢球,有的还是球队核心,你怎么看?

  古广明:日本很多国脚在德国联赛踢球,虽然他们身体素质不如德国球员,但足球意识和脚下功夫不亚于德国球员,甚至有的技术更好,这就弥补了他们身体上的差距。亚洲球员要想在欧洲立足,关键看能力和意识,中国球员要想留洋,得看看自身的能力、技术意识能不能达到欧洲水平。

  ◆杨晨、邵佳一和你都在德国联赛有过很好的表现,当时靠的是什么?

  外国的教练是很现实的,你要是行绝对让你上场,你不行他宁愿用本土球员。作为外援,在德国踢球一定要比本土球员强很多,这样教练才会用,特别是踢前锋的,一定要有进球,杨晨为什么能在法兰克福站住脚?是因为他在场上有用,能拿得住球,而且进攻有威胁、能进球,教练就会用他,也就是说,留洋要用实力说话。

  ◆对于中国职业足球未来的发展,你有什么好的建议?

  我觉得,中国足球要更理性,金元足球刚开始时取得了一些成绩,但这种是短期的,由于之前搞足球的大部分是房企,形势好的话,足球环境可能很好,反之会有直接影响。所以,我觉得中国足球必须理性发展,比如,很多欧洲俱乐部有多个企业支持,德国的一些俱乐部,甚至有球迷是股东,即便某个股东出问题,另外一个也会顶上来,中国的足球俱乐部也可以朝这个方向发展,形成良性循环,这样,才能可持续长远发展。

   



相关资讯



Powered by 合肥瑶海区锐松网络技术信息咨询服务部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